• 中国式养老出路在何方

  • 2013-03-26 来源:中华网 作者:佚名

  •         最近,北京的傅大爷和老伴儿终于结束了漫长的等待,可以进入养老院度过晚年。

            走进养老院可不容易。按照规定,入住养老院必须有监护人担保,而傅大爷夫妇是失独老人,无人担保。好在北京爱心传递老人关爱中心伸出援手,为其担保。

            2012年我国至少有100万个失独家庭,且每年以约7.6万个的数量持续增加。这些老人将无一例外地遭遇无人担保,从而无法入住养老机构的尴尬。

            不仅是失独老人,家庭健全的老年人也面临难以破解的养老难题:“421”的家庭结构使得家庭养老越来越难以实现,缺少服务体系使得居家养老举步维艰,而严重短缺的养老机构无法覆盖所有老年人。

            据全国老龄办预测,2012年我国老年人口数量达到1.94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4.3%,2013年老年人口数量将突破两亿大关,达到2.02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4.8%。

            2011年我国老年服务机构拥有床位396万张,平均1000名老人仅拥有17张床位。而在西方发达国家,平均1000名老人拥有的床位数为50~70张。

            面对越来越多的老年人,社会准备好了吗?

            老龄服务刚刚起步

            北京的黄阿姨今年刚刚62岁,但她早就开始计划入住养老院。黄阿姨只有一个儿子,今年30岁出头,患有精神分裂症,丧失了正常生活能力。多年照料儿子让黄阿姨夫妇疲惫不堪,她想一家三口入住养老院。

            但挡在黄阿姨夫妇面前的障碍是担保,儿子已经没有能力出具这样的担保。不仅如此,如果儿子住院治疗,夫妇俩还要为儿子进行担保。

    与黄阿姨一家不同,赵阿姨夫妇则从养老院又无奈地回到了家庭。

            5年前,赵阿姨唯一的女儿因病去世,老伴儿患有帕金森病。为了避免在家中触景生情,通过亲戚做担保,赵阿姨夫妇选择入住养老院。但在接下来的5年中,两位70多岁的老人先后更换了5家养老院。

            先是昌平的一家养老院,赵阿姨的老伴儿因感冒而卧床不起,而这家养老院没有医疗服务,对卧床不起的老人不予接收,住了7个月后,两位老人不得不另觅他处。

            接下来是房山区的一家养老院。该养老院起初介绍院内将成立一家二甲医院,但在赵阿姨夫妇入住一个月后,因为入住老人太少,该养老院成立二甲医院的申请没有通过有关部门的批准。

            赵阿姨夫妇又选择了朝阳区一家养老院,这家养老院成立了专门的医务室,还可以使用医保看病。但这样一来,赵阿姨夫妇不仅要负担床位费,还要交纳住院费,经济负担过重。

            随后,赵阿姨的原工作单位为其联系了西城区的一家养老院,但养老院卫生室不具备输液条件,还是需要往医院跑。4个月后,赵阿姨转到了大兴区的一家老人护养院,但这家护养院冬季取暖条件不好, 2012年11月,两位老人决定回家。

            养老院软硬件上的不足还不是促使赵阿姨放弃养老院的全部原因。赵阿姨告诉记者,在他们入住过的这5家养老院中,有3家养老院的护工曾向赵阿姨索要额外的护理费用,最少每个月也要给500元。

            “如果不给点好处,她们就可能找各种理由不照顾我们。如果给,照顾我们的护工总共有6个人,一人500元,每个月就要3000元,我们还要支付8000元入住费,这前后下来一个月要1万多元。我们的退休金加起来每月才7000多元,根本负担不起。”赵阿姨说。

            赵阿姨入住过的5家养老院,都属于民办性质的养老院。她觉得公办养老院可能会条件好一些,但申请了一年多,至今还没排到。公办养老院一床难求,不仅表现在北京,在全国各地都是如此。

            以前没患病时,赵阿姨并不感觉生活艰难。但如今失去孩子又重病缠身,赵阿姨觉得生活突然间变得很艰难。

            赵阿姨的遭遇并不少见。当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需要相应的老龄服务时,却发现要获得这些服务困难重重。

            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究秘书组副组长、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说,从我国现有的制度安排来看,养老保险制度能帮助解决老年人基本生活支出问题,医疗保障制度和医疗救助制度能帮助解决看病问题,但对老年人的失能、精神孤独问题还没有相应的制度安排。

            “如果失去全部或部分生活能力的老人又同时是失独老人,将是雪上加霜。”党俊武说,老年人需要社会提供足够的老龄服务,不仅包括生活照料、康复护理、精神慰藉和临终关怀,还包含相应的医疗服务。但我国目前的老龄服务仅仅处在起步阶段,还没有一个能够覆盖所有老年人的服务体系。

            民办养老机构苦苦挣扎

            老年人获得老龄服务困难重重,而在老龄服务的提供方,也有着不少困惑。

            国家老龄委的统计显示,在养老机构的构成中,民办养老机构的比例尽管不断增长,但远远不是主力,不到20%。另一方面,公办养老院一床难求,而很多民办养老院却空床连连。

            “盖一个养老院不困难,有钱就行,但养老院建成了,能不能维持日常运转,就成了大问题。”党俊武说。

            北京翠湖老年庄园至今创办有4年多。目前有400多张床位及配套设施正在使用中。建设中的二期,还将新增600张床位。但是,翠湖老年庄园现在只有70多名老年人入住。

            该庄园院长王伟告诉记者,他所经营的这家养老院只有当入住的老人达到150人时,收支才能基本达到平衡。但4年来,翠湖养老庄园一直赤字经营,虽然政策规定给每张床位200元补助金,但这笔资金至今还没有正式发放。

            翠湖老年庄园收费标准包括了每月床位费1400元、伙食费600元、冬季供暖费200元,而护理费则根据不同级别有不同价格。

    王伟告诉记者,民办养老院的医疗服务始终难以改善,造成很多老年人无法选择民办养老院。公办养老院有政府的支持,所需硬件设施的供给比较快速。民办养老院的设施都是个人出资购买,赚不到钱很难更新设施。翠湖老年庄园现在的外出用车仅有两辆,其中一台还是来自企业的捐赠。

            “民办养老院很难申请成立医务室并开通医保。”王伟说,养老院现有的护士站、康复中心等无法开展医保就医,养老院只能每周出车将患病的老年人带到附近的医院去检查。

            据王伟介绍,在北京市400家养老院里,仅有17家具有卫生部批准的医务室和医保资格,基本上都是公办的养老院。民办养老院只能自己寻找合作医院,解决老人看病的难题。

            “缺员工更是大问题。”王伟说,现在养老院里只有一名护士和一名护士长,年前刚刚有3名护士离职,许多护士都嫌老年人看病麻烦,不愿意干。护工也是如此,虽然现在工资已经提高到每月3000元,还是很难吸引护工。

            “一个老年人失去生活能力了,需要进入养老机构得到服务,却发现没有足够的钱来应付这笔支出。”党俊武说,在北京,失能老人入住养老院每月最少也得3000元,在我国西部不发达地区,这笔支出最少也得1500元每月,对大多数中低收入家庭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尤其是农村的老人。

            这样的压力不仅体现在大多数中低收入的老人身上,那些试图进入老年服务市场的民间资本也深刻感受到这种压力。

            “民间资本对老年服务市场非常有兴趣,但很多在算了账之后发现很难实现盈利。”党俊武说,这其中很重要的是,国家对老年服务机构的优惠政策不能真正落实。

            2000年,财政部、国税总局联合下发文件,对福利性、非营利性的老年服务机构,暂免征收企业所得税,以及老年服务机构自用房产、土地的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车船使用税。

            2005年,民政部出台《关于支持社会力量兴办社会福利机构的意见》。这个意见中规定,社会办福利机构将享受优惠地价,用水、用电、电信业务也将全部享受政府给予的优惠政策。

            但这么多年下来,这些优惠政策的落实却难上加难。

            “在地方,对养老机构的这些优惠政策意味着政府要拿出钱来进行补贴,地方政府没有足够的动力来做这些事情,所以,文件上列出的种种优惠,实际上并没有得到落实。”党俊武说。

            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尽管有政策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养老服务市场,但这么多年下来,占据养老服务机构主力的依然是公办养老机构。

            能否再增加一项养老保险

            养老机构远不能覆盖所有老人,而居家养老同样举步维艰。

            赵阿姨在经历了5家养老院之后选择在家养老,但却一直难以找到理想的护工。几经周折找到的护工每月工资要3500元,已经是赵阿姨夫妇总收入的一半,遇到春节,工资还要翻番。

            “居家养老同样面临费用问题,此外,还有一个大障碍影响着民间资本的进入。”党俊武告诉记者,那些看好居家养老市场的投资人遇到了资质问题,就是提供居家养老服务的机构究竟是一个商业公司,还是民办非企业单位,或者干脆就是一个医疗机构?

            如果定性为商业公司,会遭到很多老年人的排斥,而且无法享受国家对养老机构的优惠政策,但如果定性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就意味着,所有的投资都变成捐赠。为老年人提供的服务中,医疗服务是不可缺少的,如果注册为医疗机构,大多数养老服务机构都达不到卫生部的要求。

            这样的困境一直困扰着所有试图进入居家养老服务市场的机构。从目前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运作来看,这些机构基本上都是双重身份,既是工商注册的商业公司,同时又是民办非企业单位。而这样的双重身份本身就是矛盾的。

            “老龄服务的核心是服务费用来源和服务体系。”党俊武说,在制度上,我国现在还没有一个长期照护(照料护理)保障制度。老龄服务的支出不能靠养老金,养老金主要解决吃饭问题;也不能靠医疗保障基金,它主要是解决看病问题。必须在养老和医疗保障制度之外,建立独立的长期照护保障制度,来解决失能老年人所需要的长期照护服务费用来源问题,在此基础上建构老龄服务体系,为他们提供全方位、综合性、专业化的服务。

            在党俊武看来,资金是目前制约老龄服务发展的根本。需要对此进行探索,老人有了足够的钱,就能够购买到服务,对养老的需求才能转变成有效需求。这就要求建立独立于养老、医疗保障制度的长期照护保障制度,包括长期照护的社会保险、商业保险和照护津贴制度,再加上一些慈善捐助,这样才能够覆盖老龄服务所需要的费用。

            “老人如果身体健康,需要的费用是可控的,但如果老人失去了自理能力,每天躺在床上等待照料护理,所需要的费用就很难控制,需要有保险的介入。”党俊武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院王广州告诉记者,养老负担一直以来可能被低估了。有研究表明临终卧床半年以上,要按经济成本讲需要花掉他一生积蓄的75%,费用是无边的,弹性很大,很多都需要靠保险支持。

            据了解,对长期照护保险制度,卫生部、人保部、保监会等部门都曾进行了研究,但至今未有试点。

            “养老金现在表面上看是够的,但要注意到区域的不均衡。”王广州说。

            王广州告诉记者,养老金现在无法跨省接续。农民工打工地点可能不固定,比如北京5年、沈阳5年、广东5年,打了15年工,按道理交养老保险、失业保险累计是15年的,但由于它不能转移接续,他就只能领最后那5年,还不一定领得到。所以每年都有农民工退保。

图片新闻
  • 人社部:渐进延迟

  • 中国式养老出路在

  • 居家养老有心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