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庭明:健康快乐话养老

  • 2013-04-11 来源:中国网 作者:转载

  • 中国网:这里是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我是方悦。近年来“乡村养老”模式不断火爆升级,城市里的人们住惯了三居室,开惯了小轿车,习惯了朝九晚五的生活。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像候鸟一样涌向乡野当中,去享受大自然的真正魅力。这就需要我们探索出一条科学合理的养老经营模式。今天我们栏目非常荣幸地请来了山西高平市老马岭老年公寓的创办人张庭明先生,请他和我们一起来聊聊国家近年来的养老经营模式,先请您和大家打声招呼!

    张院长:大家好!

     

    中国网:非常欢迎您到我们的演播室来。首先想了解一下,刚才我提到的我们的老马岭老年公寓是什么样的经营方式?现在到什么样的规模和情况呢?请您先介绍一下。

    张院长:说起我们老马岭老年公寓,创办于2004年。当时响应政府号召,我以前是干煤矿的,当时号召从地下转地上,由黑色变绿色,养老公寓就是由此建立的。

     

    中国网:这需要很大的跨越,不管是从思想上,还是从您做的事业上,简直就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当时您是怎样来操作这件事情,最后促成这件事情的呢?

    张院长:开始还是从转型这块开始的,尤其是我们山西祖祖辈辈是挖煤的,几乎没有地面产业。首先我开始在老马岭建设了老年公寓、开荒绿色基地400余亩,种植业桑蚕、瓜露、小米、高粱、玉米等通过绿色加工厂是真正的纯天然食品,通过绿色加工厂又建起了万头猪场,通过万头猪场又建造了一个500立方的藻气站利用万头猪场的粪便加工燃气环保低碳,可供两村四百户村民照明取暖搞起了这些地面产业。我是一名农村人,最后看到这些无依无靠的五保户,看到这些孤寡老人,弱势群体,就有了这么一个概念,就建起了老年公寓。

     

    中国网:也是有这么一个理念。这种想法不光是响应政府的号召,也是您自己很多年有这么一个想法呢?

    张院长:是的。

     

    中国网:您可以给我们谈一下,您这么多年来是怎样看到身边的变化,从地下产业转为地上产业的?

    张院长:建设老年公寓这一块,尤其是从农村开始,我看到这些孤寡老人的在村里很难生活,孤寡一人一筷一碗一口锅,所以,我就想把他们都收集起来,收集起来以后首先老人们的医、食、住、穿、养老送终,尤其在去年和北京华民养老控股集团、中国老龄事业养老协会、国际养老连锁机构合作后,在他们的督导下,由城市进入农村这一养老模式。现在全国已有67家连锁机构,我们配备了几辆豪华大巴车车上设施配备齐全,医疗设备、野外就餐,随时走随时停,在正常旅游的同时(一个景点2个小时,我们可以待一天)这样可以体现出游、动、养老的新型模式。现在在城市搞一个养老院非常不容易。

     

    中国网:对,非常不容易,就光用地也是非常紧张的一块。

    张院长:是的,如果在城市建造一个200支床位的敬老院投资可能上亿,但是敬老院每支床每日是20元钱,生活费是10元钱,这样的费用在城市是很拮据的。如果同样在农村建造这样一个公寓就可以实现了,人嘛,衣食住行,有吃的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在我们公寓可以发挥老人们的余热,种种地、走走祖国的大江河山,工作了一辈子为国家尽心尽力,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文化养生、科学养生。

     

    中国网:这主要是考虑了哪方面的限制呢?

    张院长:比如在城市工作大半辈子了,城市只是一个工作的地方,但是养老还是在农村,农村的环境和吃的方面首先是对老人们很有好处的,所以我们考虑在农村办起了养老事业。

     

    中国网:确实,从整体大的环境来说,包括我们说到城市的空间用地来说,包括环境,这些可能都是一个限制性的因素。

    张院长:限制性因素,首先在城市退休以后老了要换个环境,像在我们老马岭可以种种地,每个人都分的有一小块地,工作了大半辈子,可以在我们这里享受一下真正的农家生活。

     

    中国网:而且是充分把自己的那种天赋爱好挖掘出来。

    张院长:对。尤其现在咱们国家走向老龄化,子女都在城市,子女也出国了,工作去了,虽然子女在这里有工作的地方,但是他心灵上是一个家庭的包袱,惦记着父母亲怎么办。比如说农村的年轻人都出来打工了,一个村庄没有年轻人了,都是老年人了,谁来管?

     

    中国网:这也解决了我们后代人的后顾之忧,也为国家减轻了不少的压力。刚才我们提到老马岭老年公寓是您一手创办起来的,您能给我们大概介绍一下这个公寓目前的基本情况,比如说占地、规模到什么程度?

    张院长:当时是2004年,我建设的时候这个价格还是很便宜的。当时我建设了有20栋别墅,那真是好极了,我们分两个区,一个A区,一个B区。B区是一个公益式的,社会不收费的这种形式,尤其是农村这些无依无靠的五保户、社会上乞讨人员、孤儿。像我们这里现有五保户107位,孤儿8位。

     

    中国网:刚才您提到的五保户和孤儿,都是由您这边无偿对他们进行赡养?

    张院长:对。

     

    中国网:应该说这不但减轻了国家和社会的压力,而且对整个社会的和平和治安来说都有很大的帮助,但是您是怎么来发现这些人的呢?是有一种方式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老马岭老年公寓,还是您本身就去寻找这些人?

    张院长:这个群体从五保户开始,在我们那个市里面就有1347位。

     

    中国网:本身在册登记的就有这些?

    张院长:孤儿、社会离散人员和乞讨人员随便住就行了。

     

    中国网:您对这些人的管理,以及对真正搬进来有自己的意愿、有能力,或者说他能够交给老年公寓一定生活费的人,管理是有差别的吧?

    张院长:我们那儿的市长去的时候就给我起了个名,你用A区养活B区,A区就要收一点费,退休干部或者社会上有收入的人收点钱,拿这个钱来补偿B区,B区是没有收入的。再一个我们那儿都可以,吃的问题就解决了,他们自己都可以种地,开荒种地,我那儿开荒种地就开了400多亩,一年都要开一百多亩的荒,一个人吃的问题解决了就都解决了。

     

    中国网:对,以地养人。您刚才提到了,是不是我们高平市的市长给您起的一个名字?

    张院长:他就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个话我不知道,就是说穷人有人管。他就给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他就是说人穷了以后没有人管。

    现在我们老马岭老年公寓建设是从2004年10月份,就是在2005年3月份开始运作。我们占地好几百亩,300多亩,首先是A、B区,在这建了20栋别墅,那才是真正的别墅。首先针对老年人不方便所提供建设的,再一个是针对各种风俗习惯不同的地方建设的,围绕着老人这一块建设的。像我们这里山清水秀,真是天然氧吧,适合人们居住的地方。像我们自己产的小杂粮,又不上化肥,这些都是对身体好的地方。

    我们那里要成为一个养生园的地方。我们建设20栋别墅,现在可以容纳200位,有200个床位。

     

    中国网:目前我们在这个老年公寓中大概有多少人已经入住了?

    张院长:现在光B区是120多人,120个床位。A区就是社会游动养老这一块。

     

    中国网:您刚才提到了游动养老,我给大家说一下,游动养老模式,可能有些人会不太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养老模式?结合我国现在推行的养老模式有什么样的优势呢?您给我们大家解释一下,游动养老模式大概是什么样的方式?

    张院长:为什么要叫游动养老。老人退休了,没有事干了,但是不能光停留在养老院,他出来要走一走,看看祖国大好河山,回忆一下自己的事,我们在全国有100多个连锁店,就是以中国老龄事业协会、华民控股集团和国际养老产业连锁机构,这样在全国分布了100多个连锁店。比如说什么叫做流动,就是动起来,动起来就不能坐着啊,首先是冬天北方冷了,我到南方去,南方热了,我又回北方,就是一个卡,一卡通,很便宜。

     

    中国网:比如说我是一名山西人,我现在在老马岭老年公寓已经注册了,现在比如说冬天冷了,我想去南方,那我应该怎么去操作?你们这边可以帮助我什么?

    张院长:可以。就是带张卡,我到南方去。像我们老年公寓有大巴车,相对和旅游那可是两码事,旅游人家是越快越好,赚钱,老人们就接受不了。比如我们天黑了就住,正常的旅游是五天时间的,我们就要用十天时间,一边旅游一边养老。

     

    中国网:但是我不太明白,是说我们整个在流动的过程中相对来说叫做游动养老模式,还是说,比如在海南或者相应的其他城市,这些老人想要去旅游的地方,也有我们的养老院,是我们一种合作的关系,他只要持有类似于一卡通的东西,可以通过我们的大巴车到达这个地方,去享受不同地域、不同环境之下的养老方式?是这样一种养老模式吗?

    张院长:是。

     

    中国网:那以往我们国家在其他的养老院一直普遍推行的传统养老方式是什么样的?

    张院长:以前就是居家养老,一个家庭,私人,租一间房子,请你来我们这里养老,居家养老的多,但是游动养老是从去年开始的。

     

    中国网:我们怎样开发出来的这种方式?

    张院长:我们是引进外国的经验模式来做的。

     

    中国网:以您的角度您觉得这种游动养老方式有什么好处呢?

    张院长:好处很多啊,首先在老人们的心理上就觉得,哎,我是来安度晚年享受晚年,而不是一味的在养老院度过,那样我觉得老人们心理上会有一种对生活消极的态度,所以游动养老是对老人们生活上一种的鼓舞和安慰。

     

    中国网:为什么呢?

    张院长:尤其是城市。像北京、上海这些城市,如果说进养老院,提前五年预约没有床位,如果能搞敬老院就不如开宾馆了。宾馆一位最低是100多块钱一间房或者一张床,像我们敬老院这一块住一晚上也就20多块钱,所以游动养老这块是很便宜的。

     

     

    中国网:说到养老模式,近期我们会听到游动养老模式这一说法。相对于以往我们传统的养老模式而言,游动养老模式有它不比拟的优势。在这里也请张院长给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是游动养老模式,您可以举个例子来说说。

    张院长:是的。游动养老,游,首先老人还可以在方便的情况下,在一个城市住。我们这里就发的有一种卡,也可以到南方,夏季回北方,长年可以居住。因为我们都有很多连锁店,都可以一卡通居住。

     

    中国网:我是这样来理解的,所谓游动就是又有旅游又可以动。您只要在老马岭老年公寓办了一张入园的老年卡,但是在全国各地有相应的我们养老公寓可以供您选择。比如冬天的时候,北方冷了,老马岭老年公寓会给我们准备相应的大巴,然后到这样一个地方去窝个冬,去享受一下您不一样的地域选择。这会给大家带来很多好处,大家对这个的反映应该不错吧?

    张院长:是的。

     

    中国网:老年人觉得这种方式有什么好处呢?

    张院长:有。比如说在城市的老年人,去年夏季到我们那儿住下就不想走了,我们别墅房前屋后都是地,种种地,每天都按照公寓的日程表走,早上锻炼锻炼身体,每天种种地,去年春天种上以后,秋天他们又回来收获,收获了自己吃,有好多小杂粮,有些菜就带回去了。

     

    中国网:那么老人们春天种完了,夏天也许到其他地方去了,有没有人帮他们打理这块地呢?

    张院长:有,我们那里的五保户,他们没有全部丧失劳动力,都能劳动。劳动的话,我们公司还给他们打理种地,每一个劳动日是五块钱。

     

    中国网:相应的,你付出了不光是可以收获劳动的成果和喜悦,还能够获得相应的经济报酬?

    张院长:是的。

     

    中国网:刚才您也提到了,现在城市当中很多人都来到乡村享受乡野的乐趣。我们也知道城市中很多人在选择老年公寓时实际上是有顾虑的,因为一方面他们习惯了城市的这种生活方式,那么他们是否会适应农村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虽然整体环境变好了,但是能否和这边的人们,或者说哪怕和工作人员有一个比较和谐的相处,您是怎么来处理他们的关系呢?

    张院长:像城市退休了以后到农村,咱们农村原来敬老院的这些员工,比如说在我们那儿农村这边养老,他们还是向往城市,他们也是和城市一样,在农村待了大半辈子了,现在条件好了,也可以到城市来居住。有一些城市的人以前是种地出身的,还会想起以前,到农村找到这种乐趣。

     

    中国网:您作为一名管理者来说,对于养老院的管理非常重要,那么怎么来协调城市也好、农村也好,这种人员之间无论是素质还是平时的生活习惯,包括他们一些期望值的不平衡或者矛盾,您是怎么来协调的呢?

    张院长:像我们那边分两个区,尤其是A区,大部分都是城市过去的,就像邻居一样,住别墅,他们相处的还是很好。

     

    像我们老马岭老年公寓全部建设的是别墅形式,一栋别墅就是300平方米,有些城市过去的都是在一块相好的,到退休了以后,你们一栋可以住六位到八位,他们自由加。剩下的按日程表,我们有大的会议中心,活动中心,这都可以自己选择。比如说农村过去的,我们几个人合伙住一栋,不是以单元楼的形式,就是一栋一栋别墅,这个很方便,或者我们几个住一栋,其他地方来的,我们住一栋,都可以。

     

    中国网:我们这边也会考虑到一些地缘的原因,根据我们实际的情况去帮助他们协调,让比较有共同语言的人,有共同生活习惯的人,甚至是以前就认识的一些人住在一起?

    张院长:对。

     

    中国网:刚才我们提到了,我们在定位上还是比较准确的,能够协调这种关系,也讲到了这种游动养老模式所带给我们的一种好处,可能是别的地方或者其他养老方式都无可比拟的一种优势。

    张院长:是的。

     

    中国网:刚才您提到我们的老马岭养老公寓分成两部分,A区和B区,在B区可能有五保户等一些人。那等于是您不只是在做一项老年事业,还在做一项慈善事业?

    张院长:是的。尤其是我们一开始接收的是五保户,因为五保户民政局还补一部分钱,补一部分钱,所以慢慢就接收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弱势群体很大,有一些孤儿,有一些社会乞讨人员,把他们也接纳回来。比如,在我们那儿的李沟村就有一个叫做宋启发,他也不是五保户,但是他也不是乞讨人员,就是属于弱势群体,所以,我们看了以后,这个人是在种地的时候把腿摔断了,过了三年这个腿就烂了,拿不出钱来,并且他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母亲,就是他和老母亲两个人,一人一个床,他老母亲在那儿躺着也动不了,他在那儿躺着也动不了,就是村上的人给他送面吃。所以,我们知道了以后,就把他的老母亲都接过去,把他送到医院花了3.7万元治好了腿。治好了以后,我们就叫他进了敬老院,再和民政局协商办手续,这样民政局给一些补助,我们负担轻一些。民政局看到这个情况就办了一个五保手续,这个人54岁,还没有成婚,后来在养老院干了一年以后,和一个女的五保户,这个女的也是五保户,两个人结婚了,也不叫结婚,就是一块打发着过就行了。

     

    中国网:我们这边不光是帮他解决了身体上的一些困难,包括家庭中他和他母亲的困难,还一管到底,像这样的例子我想很多吧?

    张院长:对。

     

    中国网:让您印象深刻的还有什么样的例子?

    张院长:像我们那里还有一个残疾人,也是收进去了。收进去以后,出的工资少一点嘛,一个月给人家一百块钱,让个女的来伺候,这样一接触,也成了一对了,他们也结婚了。

     

    中国网:老马岭老年公寓被评为全国游动养老的先进单位,能有这样一个很好的荣誉,靠的内容也肯定非常丰富,您在这里给我们讲一下,我们之所以能够获得这样一种褒奖,靠的是什么?

    张院长:老马岭老年公寓首先靠环境好,山清水秀,天然氧吧,最适合老年人居住的地方。所以,我们建造老年公寓也是按照老年人这种不方便的模式来进行建造的。所以有些建筑的时候,对各个民族,不光是汉族,还有少数民族的人,按照他们的风俗习惯来建造的。所以,咱们这里在全国还是第一。

     

    中国网:考虑的内容会很多,不光是人的生活习惯,还有民族和地域特点都包含在内了。老马岭公寓是一个环境非常优美的地方,所以很多影视作品选择拍摄基地的时候也是优先考虑了这个地方,我不知道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有没有印象,前段时间在央视七套热播的电视剧叫做《俺爹俺娘》,取材的原始地方就是老马岭老年公寓。而且这部电视剧热播出去以后,马上引起了大家很强烈的共鸣和反响,也给我们这边带来了很多内容。您给我们大概讲一讲,当时产生的效应是什么样呢?

    张院长:首先《俺爹俺娘》这部电影,是以老年人的晚年为题材的,它所反映出的是咱们身边的一些真实的感人故事,像里面有一对跨国的黄昏恋啊、还有人间最温暖的亲情啊、还有咱们最和谐的人际关系啊这些都是我们最真实的一面,这部电影一经播出,人们还是对这部电影的评价还是很高的,所以我们更有坚定的信心做好养老公益事业这一块。

     

    中国网:他们会认为老马岭老年公寓好在什么地方呢?

    张院长:首先老马岭公寓优越的地理环境,山清水秀、鸟语花香、郁郁葱葱的松林,还有“天然氧吧”的美称,另外老马岭的历史也是非常悠久和古老的,所以这里不仅是环境怡人更是有我们祖先的足迹。另外就是我们这里医疗、健身设备齐全,老人们闲暇的时候可以下下棋、写写画画来充实他们的生活。

     

    中国网:在剧组选点的时候,肯定会事先和您沟通?那么你们是什么样的沟通方式?沟通了几次,都说了什么内容,他们最后确定了这个地点呢?

    张院长:这还是和游动养老有关系。第一,地方是好地方。第二,城市要到农村居住,居住一个是环境,不能说城市和农村是两回事,在吃的方面,各个地方养老都不一样。还是说农村养老好处多。再返回以前说过的,城市要建养老院要花多少钱,城市一天一个老年人生活标准是多少,在农村一个老年人的生活标准很低的。

     

    中国网:但是这和我们剧组选景有什么样的关系?

    张院长:因为在全国我们是第一家的,没有这种模式的。

     

    中国网:游动养老模式,更吸引他们的是因为我们养老模式的原因。

    张院长:对。

     

    中国网:我们在节目一开始的时候也说到探索一条科学合理的养老、管理方式尤为重要,今天我们请到张院长,特别想请您和我们介绍一下,具体应该具备哪些要素,才能让政府和企业把我们养老的这种方式很稳固地持续下去?并且让这个产业稳固下来呢?

    张院长:这首先是观念问题,还要有爱心,有一颗慈善的心,现在游动养老还是一个新名词,新的模式,所以实行起来比较困难,这就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 当然我们也会在各个方面逐渐的改进,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嘛。

     

    中国网:那么您需要政府扶持体现在哪些方面?

    张院长:今年我有对全国老年人有个承诺,大量融资,我有两个煤矿,一个是山西高平市北山煤矿、一个是山西高平市建宁乡晋平煤矿,都是年产30万吨的大矿,为了响应政府号召煤矿资源整合,煤炭资源整合办第8号文件、32号文、82号文件、28号文件,明确指出对被整合矿井参股,或补偿,但企业多年来并没有执行。办养老老年公寓首先是资金问题,目前我们公寓在现有的状况下可以维持,我们也不会向政府要钱,不靠企业来维持,我们自己就可以自产、自供、自养。

    像我们那儿很简单,种种地啊,我那儿还有很多地面产业,在老年人里面不一定都失去劳动力了,有的还可以,政府可以在困难的时候帮扶一把,帮扶一把就可以启动,启动了以后就可以维持,就可以坚持下去了。

     

    中国网:刚才您提到,老年公寓的维持是要靠自身的力量,自己去造血,才能够去维持资金和其他方面的自给自足,但是我们都知道,像老马岭老年公寓涉及到有很多五保户人员也都是在我们的老年公寓帮扶之内,这些人是没有收入来源的,所以,我们对他们等于是一种无偿的帮助,您之前也提到过,每年都要投入非常多的力量,大概是什么样的情况?

    张院长:像我们那里有两个区,A区就能顾住了,B区就不行了,B区一年要亏掉4、50万块钱,这4、50万块钱主要是亏在取暖、供电、供水这块,其他的不亏。

     

    中国网:等于是基础设施的维护上面?

    张院长:维护上面要亏,其他的不亏。其他的自己,像我们种地,种一些经济作物就有收入。

     

    中国网:对,而且我们这边还会给他们经济上的补偿,这是非常好的一方面,但是我们说到每年在基础设施保障上需要投入进去的这一部分,我们是靠什么来平衡呢?

    张院长:平衡,我们有两个区,依靠A区来供养B区。

     

    中国网:那么是否可以说,我们现在在资金上没有任何的问题?

    张院长:没有什么问题。

     

     

    中国网:刚才我们谈到资金的问题,其实我知道对于一个企业也好,或者像老年公寓应该说是老年的阳光项目吧,它要想运作下去,中间会经过很多不平凡的路要走,可能都会遇到很多困难,比如在您这里,您就会遇到一些困难吧?

    张院长:是的。在我这里碰到资金的问题。以前我们搞老年公寓,靠的是煤矿,现在煤矿整合了,整合给其他煤矿了,煤矿不给钱了,股份也不给,所以说现在老年公寓就难以维持了。

     

    中国网:那么您希望得到一种什么样的解决方式呢?

    张院长:现在政府出的这些文件,能够落实和到位就可以了。比如说,北山煤矿以前就和晋平煤矿联营,也就是为了要转产,也就是由小做大,从地下转地上,这么一个联营,响应政府号召联营,但是联营以后钱没有得到,股份也没有得到。

    还有一个例子,我们原来煤矿有的时候为了就业,安置员工,解决就业问题,总共在我那儿有450个员工,450个员工集资了500万块钱,响应政府号召,政府主持,原来是我们晋城市一个副市长李章宏主持这个事,都有批文,让我们这两个企业整合以后,产业集团改制,产业集团改制我们那儿就有一个晋城市粮食局下属淀粉厂倒闭了,产业改制以后……结果我们北山煤矿员工到现在没有拿到一分钱,也没有参与改制,这个地方被矿务局一个叫做长平煤业占了,占了以后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拿到,所以这些问题。现在我们原来企业的煤矿员工都在待岗。

     

    中国网:以您的观点来看,您觉得得到什么样的解决方式是比较理想的方式呢?

    张院长:是的。我们现在那个煤矿或者煤业,按照这个文件,来进行补偿。补偿以后我们就能拿到一笔钱,就能投放到老年公寓。毕竟老年公寓要维持,不光是维持,而且要扩大,我们游动养老是需要一笔很大的资金。如果我们能够拿500万,我们能够参与这个企业的改制,我们员工的就业问题也解决了。

     

    中国网:好的,我们也希望这个问题得到进一步的关注和解决。其实说到养老模式,我们还要提到我们的养老文化。那么咱们这边有没有自己相应的养老文化的提出呢?

    张院长:有啊,历史上著名的“长平之战”就发生在我们这里,向我们高平就有,“炎帝陵”“羊头山”“高平关”“七佛寺”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这里有名的旅游景区,然后还有我们晋城市的旅游景点都是国家著名的风景旅游区像“云海公园王莽岭”“地质生态旅游区莽河”风景优美的“九女仙湖”还有“皇城相府”是康熙的老师陈廷敬的住宅等等……

    中国网:我们是以一定的思想理念做支撑,然后以这样一种方式在对大家的思想进行一种管理,这种东西有没有?

    张院长:有。我们的老马岭老年公寓牌子上挂的就是养生园,就是一个养生园。养生园,首先我们每天都有一堂养生课,适合老年人吃的方面和医疗方面。现在到我们养生园,有很多病人,到我们那里住两个月以后都不存在这个事了,因为它吃的东西好。

     

    中国网:那么您给我们举个世纪的例子?

    张院长:首先,病从口入,吃的问题。我们那儿有这么两个五保户,是聋哑人,从去年到现在半年多了都会说话了。为什么他们有这个变化,他在家里面吃不到,吃东西很不规律,到这里他吃的问题什么都规律了,所以说哑巴都会说话了。

     

    中国网:这也属于比较特殊的事例了。您刚才给我们举这样一个特殊的例子,也为了说明像我们老马岭老年公寓,包括全国还有成千上万老年公寓在内的,它给我们普通的老百姓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适宜我们人类居住的环境,包括我们吃的食物上,都会和以往城市中有一些污染的食物不太一样。所以,给我们营造了一个身心很放松的环境来享受?

    张院长:是的。

     

    中国网:刚才我们提到了,老马岭老年公寓在全国是屈指可数的,推行的是一种游动养老模式,也是一种新型的养老模式,这不仅让大家体会到好处,而且从中我们有更多的人愿意以这样一种养老模式来奉行和推广。那么您对于老马岭老年公寓也好,或者对于这种新型的养老模式未来有什么样的期许呢?

    张院长:今年我准备到全国各地的这些连锁店走一走,因为我们不是要建造一个老马岭,我要在全国建设更多的老马岭公寓。

    希望老马岭全国的连锁店都建造好,希望游动养老都像我们的老马岭一样。

    今年我有一个打算,要大量融资要把北京市60岁以上的老人,都来我们老马岭轮流居住首先在全国的连锁店,都要建设成像老马岭一样,基础设施、服务方面都要非常方便,尤其要非常方便老人。像我们才有2辆大巴,我们今年还准备买8辆大巴,有10辆大巴车就可以转开,尤其是把我们老马岭的养生园这块都能普及下去。首先是让老年人远离中药西药,不要用药来维持,首先要用食疗是最好的,通过我们的绿色基地产出来的粮食,加工成营养八和面对于糖高、血压高、血脂稠、心脏病、老年区的各种问题。我们这里老马岭位于山区。山清水秀、我们大山深处生长植物几百种之多,比如“黄金茶”“柴胡”“当归”“上党人参”“黄花瓣”“松粉”药材等等。

    首先是以食疗为主的,肯定老年人都容易生病,要以食疗为主,要远离药品。

     

    中国网:您希望把老马岭老年公寓打造成什么样的公寓?或者您对于老年事业寄于的希望是什么样的?

    您放下这一切不管,您觉得中国以后老年公寓也好,养老事业也好,是什么样的发展方式,或者是什么样的?

    张院长:我希望在我们国家的老年产业、养老事业健康的发展。

     

    中国网:非常感谢张院长今天做客我们的节目,他用简单和朴素的话语为我们道出了养老的核心,那就是要有善心,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真正做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才能让我们整个社会更加和谐的相处下去。非常感谢您收看我们这期的节目,我是方悦,让我们相约下期节目再见!

图片新闻
  • 中央电视台《俺爹

  • 什么是异地游动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