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神养老”需要多方努力

  • 2013-04-16 来源:新华报业网 作者:转载

  •           9月12日,新华日报报道“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老年人精神养老”系列调查之一,其中一个例子尤其让人心酸。

      例子说,李老太有儿有女,独自居住。有个小伙子敲门推销东西,进门就叫“妈妈”。李老太当时就流泪了,儿女已很久没有这样亲切地叫了。小伙子来得很勤,还带老人逛公园。老人很开心,不到1个月就买了3万多元的保健枕等。当老人不再买东西后,“儿子”也消失了。失望的老人自杀过3次。

      无独有偶,今年4月也有报道说,南京一位年过九旬的张老先生过世后,家人惊奇地发现,老人生前在南京两家保健品公司买了十余万元的保健品,要吃十多年才能吃完!

      读了这两则新闻,笔者联想到江苏女作家鲁敏的中篇小说《惹尘埃》,小说主角徐老太太是一位退休医生,她不信保健品,也知道“亲如儿子”的保健药品推销员韦荣在忽悠她,但却乐呵呵地从他手中买了大批保健品,并装出非常相信的样子。她死后,儿女发现她屋里有可吃许多年的保健品,根本就没开封。为何?就是因为“小骗子”韦荣的每日问候、关怀和照顾使她感到心灵温暖。

      这些老人买的不是保健品,买的是他们最缺的人间温情,即使是装出来的。我们应该从这类事中反省一下,我们当下的社会、家庭、制度和环境等该如何重视和消解老人这份心灵寂寞?该如何温暖他们的胸怀?而现在,在许多情况下或场合里,并不是“韦荣们”太会说和太热情,而是社会和家庭对老人太不愿说和太不热情;也不是老人们太轻信和太轻率,而是社会和家庭对老人太轻视和太轻蔑。我们曾是一个非常尊老的国度,“尊老敬老”一直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与精髓。可现在,给人一个感觉,这方面在变弱。

      怎样才能做好精神养老和让老年人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呢?需要各方重视和努力。

      首先是政府要努力。江苏在全国率先提出“老年精神关爱”的概念,要求各地营造老年人的精神家园,让江苏1366万多老人乐享幸福晚年,为此已取得一些进步,如把“重阳节”变成了“敬老节”,10月还被定为了“敬老月”,有多种敬老爱老的宣传和服务活动等,但这些还远远不够。政府要更加积极地营造敬老的社会氛围,同时要完善社会的养老机制和体系,特别是现在就可以做到的老年人乐趣,如在老有所乐的场所和设备上加大投入并全部免费;如为老年人开设廉价或公益的电影戏曲等演出专场;如建立更多的老年大学和适合老年运动的场地;如由公立医院制度化举办面向老年人的公益讲座和体检等健康服务;出版社出版低价大字的保健书籍等等。即使有些事,政府暂时不能做的更好,那就不要去打扰老年人自找的乐子,在这方面,南京市做的不错,如老年人在街头或街心公园等地多年自发形成的牌摊、棋摊、歌坛、舞场、聊天和锻炼聚集地等,就很少受到干预。

      做好精神养老是做儿女的为人之道和不可推卸的责任,政府和全社会要鼓励儿女常回家看看,并为此创造更好的条件,如保证探亲制度的执行。用立法、“规矩”或呼吁引导儿女经常看望和问候父母的具体行动,并营造全社会“敬老、爱老、助老、孝老”的好氛围,不仅是针对当前实际,而且在未来,对改善老年人的身心健康、促进家庭和睦和社会和谐,都很有意义,也是一种有益的社会管理创新和尝试。如“新24孝”等就是一个推动。

      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老年人的精神生活是以儿孙为中心的,这样做有好的一面,但也会对儿女的“精神赡养”过分倚重,使我国许多老年人过分重视儿女的“常回家看看”,甚至成为自己晚年生活的唯一寄托和内容。对此,我们也应鼓励和帮助老年人做出精神调整。其实,我国现在已出现不少擅长自养和互养精神生活的“老顽童”和“俏夕阳”。这些老年人读书、打球、旅游、唱歌和上学等,生活丰富多彩,这代表着我国一种新型养老的时代潮流。随着社会的发展,在我国老年人精神生活中,“自我营养”和老年人之间的“互养”,可能会越来越有分量。对此,政府和社会对此要支持和迎合,为他们“自我营养”和“互养”提供更好的条件。

      只有高品质的老年精神生活,才使老年人真正感到“夕阳无限好”,社会和家庭也“无限暖”。如果世间有真情,老年人又何必惹尘埃?顾德宁         

图片新闻
  • 芝红社区组织“精

  • 精神养老,别样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