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终关怀 离南京有多远

  • 2013-11-14 来源:网易新闻 作者:转载

  •               
            每一个人,最后都会面对死亡!

      如果能让一个人最后的旅程,如乐曲的终了,如杯底的美酒,留下最温馨、最久远记忆的话,那么,无论对生者还是对死者,都将是一种极大的慰藉。

      呵护生命最后环节临终关怀,国际上有一个定义,是指对身患绝症,生命只剩6个月或更少的病人进行适当的医疗、护理和服务,以使他们在余下的时间里获得尽可能好的生活质量。在临终关怀方面,南京做得如何?日前,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快报记者 钟晓敏 王凡

      亲人挣扎着离世

      亲人眼看着痛彻心扉

      市民陈女士介绍,两年前她的父亲患了食道癌,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痛得满地打滚。当时,她联系了很多家医院,医生都说:“病床都满了。”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父亲一会儿要求把他扶坐起来,一会儿又要求将他放下,折腾到筋疲力尽,最后流着眼泪痛苦离世。

      父亲仅剩的生命时光被痛苦充斥,令陈女士至今仍旧痛彻心扉。她说,真希望有专业的临终服务,让更多的临终老人,不再经历和她父亲一样的无助。

      权威调查显示,目前,肿瘤已成为严重威胁健康和生命的顽疾,其发病率在不断增加。在宁波,癌症已居慢性病死因的第一位,而癌晚病人发生中度及重度疼痛的占了75%。“癌晚疼痛,撕心裂肺。这种痛,可以痛到让人‘生不如死’,想立时结束生命。”南京454医院中医诊疗室专家介绍,占到10%的类似疼痛需通过止痛手术才能缓解。

      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上海两地的大医院在政府和单位或个人的支持下,已经成立了专门的临终关怀病区。不过,记者通过采访获悉,南京目前还没有一家医院设置专门的临终关怀病区。

      早在2004年,有媒体曾经报道,南京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的肿瘤科,在长期的实践中摸索了一套临终关怀方案。他们还曾经为一位56岁的晚期肝癌患者拍了一套婚纱照,完成了她一生最想完成却没有做的心愿。报道称,临终关怀服务已经得到了许多病人的认可,该院准备打造临终关怀病区。

      不过,昨天快报记者再次联系该院肿瘤科时,工作人员介绍“临终关怀病区”终究还是没有建起来,目前该科室只做放疗、化疗。


      南京这么多家医院,建一个临终关怀病区为什么这么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介绍,医疗资源有限。临终病人长时间住院,会造成病床周转率慢,病人转不出去,会耽误有治疗希望的患者就诊,使有限的医疗资源无法得到合理利用。此外,临终关怀的病人一般不采用价格昂贵的治疗手段,用药也都是选用一些相对便宜的缓解病症、减轻疼痛的药物,医院的医疗服务水平又要保持住,甚至更高,长此以往,怕难以为继。还有,临终病人病情多变,有时,刚刚还好好的,家属一转身,人就没了,这种情况会令医患关系更加紧张。

      江苏首家临终关怀医院

      运行11年后,2003年“被拆”

      采访中,快报记者了解到,南京市在“临终关怀”这项工程上,走在全省前列。

      1992年4月16日,全省首家临终关怀医院就在南京市挹江门八字山公园的鼓楼安怀医院正式开诊。该医院融治疗、护理、疏导、感化为一体,最大限度地减轻临终者心理、生理上的痛苦,帮助病人走完人生最后一站。

      昨天,快报记者联系上了当年的院长韦红,她介绍说,1992年办临终关怀医院时,人们还无法理解“临终关怀”的意义。大家希望“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并没有太多考虑一个垂死的人活着的质量。

      起初,安怀医院只有20张床位,还住不满。但是多年发展下来,大家的观念也在逐步转化,床位就供不应求了,发展到50张床位时都不够,想入住还要“开后门”。11年里,安怀医院大约帮助了500位病人圆满地走完人生旅程。

      不过,2003年,因配合八字山公园建设需要,这家临终关怀医院被拆迁,一下子就消亡了。入住在安怀医院的老人、病人要么被分流到养老机构,要么被家属接回家了。

      为什么一家临终关怀医院说消亡就消亡了?政府为什么没有找地方再建?韦红没有多说,记者向相关民政部门了解,现在的工作人员也不太了解当年的情况。

      不过,韦红始终认为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事业。她告诉记者:

      “对已经回天无力的晚期癌症患者,尽量避免过度治疗。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有效节约不必要的财力及人力,另一方面可以把有效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如何有效地为病人治痛和提高生存质量上,让病人走得舒心放心,这才是对人性的尊重和孝道的体现。”

      养老机构重视临终关怀

      重症老人安度最后时光

      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消亡了,大医院又没建临终关怀病区。不过,南京并非完全没有临终关怀服务。

      在位于校门口1号的三五零三厂宿舍区,我们找到了金康老年护理中心。走进去,这里比一般的敬老院要大很多。院子里,在护工和回龙桥社区几个大学生志愿者的陪同下,几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在太阳下休息,有些人的脸上写着享受阳光的闲适,有些人瘫坐着,面无表情。副院长潘惠蓉介绍说,金康是院长金少山2003年投资创办的,民营性质,金少山1995年曾创办南京首家民营养老机构红十字老年康复医院。金康老年护理中心还有另一块牌子:金康老年康复医院。

      “我们这里的定位就是收治有病的老人,入住老人的平均年龄在75岁。”潘惠蓉说,很多老人患慢性病,大医院无法长期住,一般的养老院又解决不了看病的问题,在家养老又缺乏医疗性质的护理,所以子女会把老人送过来。还有的老人患重病,比如中风后遗症、心衰、晚期肿瘤等。其实,金康为这些重病老人提供的服务就是“临终关怀”。一方面是生活护理,包括喂饭、清理大小便、擦洗、换衣服等,另一方面,金康也在引进心理关爱,这里定期有义工来照顾老人;另外,金康的医生和护士都承担了心理关爱的责任,也是义工。此外,对癌症晚期的病人,定时定量地使用一些麻醉药品,解决他们生理上的病痛,这也是“临终关怀”的范畴。“让老人们在生命的最后,能够没有痛苦、安静地离开。”潘惠蓉说。病区里前几天刚刚进来一位肺癌晚期的老人,去看望她的友人从病房里出来,泪眼婆娑。老人是今年3月检查出的晚期肺癌,人一下子就垮了。因为在医院治疗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几天前,家属将她从医院接来这里。据医生说,老人现在就是靠着升压药在维持生命,随时都有可能走。 “她已经瘦得整个人都脱了形了,但看见我们进去还是点点头,很平静。”一位友人伤感地说,人到这个时候太可怜了,家人也只能这样看着却无能为力,惟一能感到一丝安慰的就是,老人能在这里平静安详地度过最后的时光。据了解,南京像金康这样带有医疗性质的养老机构有十几家,他们或多或少承担了“临终关怀”的职责。

      近几年每年要送走300多位老人,家属的接受度比原来要高。交谈中,潘惠蓉一直强调,临终关怀只是金康的一项服务内容,不是医院的全部内容,也不是医院的名字,“中国毕竟和外国不同,在家养老送终是传统,如果哪家把老人送到临终关怀医院,别人总归有想法的。”她说,镇江曾经开过一家临终关怀医院,才开办一周就关门了,“不能用这个词,人对死亡是恐惧的,对精神也是一种刺激。”不过,从安康这些年送走老人的数量可以看出现在人对“临终关怀”的接受度。潘惠蓉说,2003年时,金康有100多张床 位,每年要送走几十个老人,到了2006年,有400个床位,每年要送走200多位老人,现在有500个床位,近几年每年要送走300多位老人。康复区医生王晓伟介绍,很多人都是从医院的ICU病房出来后就被转到这里,没多长时间就走了。也有长期住的老人,突发疾病,转成“临终关怀”的对象。现阶段,金康临终关怀的对象有五六个人。潘惠蓉说,很多人即使把重病老人送来,也不能马上理解什么是临终关怀。“很多子女把老人送来的时候都是被磨得受不了了,很孝顺但是没精力了。”潘惠蓉说,这里有一个患老年痴呆的老人,生活不能自理,儿子把他送来时,表示实在是没有办法,家里保姆已经换了十多个还是照顾不了老人,不过送进来以后发现,让老人在专业机构远比在家里要好。“子女送老人来的心态也经历过变化。”护理部副主任季昧说,曾经金康接受过一个刚从ICU里出来的重症病人,被大医院建议送过来以后,家属非常着急,要求这里的医生赶紧医治。医生跟他解释他们所能做的,家属起初很不能理解,可是看到金康提供了很好的生活护理,用药物做维持治疗,也慢慢接受了,“现在送老人来,家属一般都有思想准备。”季昧说,有些意识清醒的老人自己也希望在这里走完人生,曾有重病的老人都跟家属交代好走时要穿什么样的衣服。不过对大多数“临终关怀”的对象,医生和护工都是隐瞒病情的。通过言语的安慰,来帮他们消除对死亡的恐惧。

      忌讳谈论死亡

      临终关怀在国内还是个课题

      “老人真的需要全社会的关爱!”潘惠蓉说,老人们年轻时都为社会做过贡献,但是到最后都成为失能老人,要靠人性化的服务来给他们提供帮助。但是现在的家庭结构越来越单一,一对夫妇既要忙事业又要忙孩子又要照顾老人,压力非常大,为此,社会对临终关怀的需求越来越高。生命到最后的时候,怎么能让病人没有痛苦、安静地离开这个世界是个课题。
      业内人士指出,首先需要有相关政策来扶持。1982年,美国国会颁布法令在医疗保险计划中加入临终关怀内容,这为病人提供了享受临终关怀服务的财政支持,政策的变化使得各地立即出现临终关怀浪潮。 其次,要建立多渠道。近年来,全国各地都在因地制宜,积极探索临终关怀服务。如北京朝阳门医院“临终关怀”病区是北京第一家由卫生局批准的老年关怀医院,收住多种心脑血管病人、癌症晚期病人,医护力量雄厚,提供24小时临床护理和生活护理;上海闸北区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近日成立了中国内地首个社区临终关怀科室;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中心医院专门开辟了临终关怀病房;在香港,1982年,香港天主教医院首先在当地开始临终服务。1987年7月,香港又创立了善终服务会。被称为“握手护士”、“握手姑娘”的临终关怀护士备受尊重。第三,要加强救治护理人员力量的配备与培训。记者探访南京提供临终关怀的养老机构中,很多护工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如金康140个护理人员平均年龄在55岁以上,潘惠蓉坦言,因为护工需要24小时陪伴,目前年轻人介入不多,下一步着力要改善人员素质,向护理技能专业化、年轻化、技术化的方向发展。此外,人们在观念上也需要进行一场革命。中国人注重“优生”,但忌讳谈论死亡,甚至用各种替代说法代替“死亡”的意思。但在忌讳谈论死亡的文化中,是无法开展临终关怀服务的。 (本文来源:现代快报 )
图片新闻
  • 临终关怀 离南京有

  • 哈尔滨:关怀送进

  • 开展独生子女父母